注册
首页 > 社区 > 正文
柴火空间:中国创客的“网络社区”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6-01-22 15:56:44 浏览次数:
柴火空间:中国创客的“网络社区”


\

 
  不少美国创客来到深圳的第一站就是“柴火空间”,与海尔和英特尔都不同,这是个创客为“同类”创造的社交和业务平台。那么,这是一个怎样的奇异空间?
 
  6年前,为了摆脱平淡无奇的生活,潘昊骑行了大半个中国,来到北京。就在来北京的前几个月,他还是英特尔成都公司的一名产品工程师。
 
 
  在北京谋了一份生计后,潘昊开始体验这个城市带给他的全新触动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潘昊参加了一场新媒体艺术展。一条音乐走廊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:只要人们走上去,这条走廊就会根据路人的脚步奏出美妙的音乐。这让潘昊一时起兴。
 
  这些有趣产品的创造者,就是一群年轻的“创客”。
 
  这是潘昊第一次接触这个新鲜群体——通过动手制作,将创意转变为实物的创新者。后来,潘昊接触到了一个名叫Arduino的论坛,这个来自意大利的论坛聚集了全球最活跃的创客。潘昊开始成天泡在其中。没过多久,他就发现,这群国外的创客们,常常因为找不到合适的硬件而苦恼。潘昊就尝试着发帖,征集创客们的需求,然后再到国内市场上寻找合适的元器件进行加工,设计出符合创客需求的硬件模块。随着创客们需求的增多,2008年,潘昊索性专门成立了一家专注于开源硬件的公司——矽递科技(Seeed Studio)。三年之后,受到国外创客文化的启发,潘昊创立了“柴火创客空间”(以下简称柴火空间),希望能够为创新者提供一个自由开放的协作环境。
 
  “创客有一个互动、交流的平台非常重要。”潘昊说。如今,柴火空间已成为国内各地创客纷纷驻足流连的社交平台和“梦工厂”。
 
  为中国创客“折腾”
 
  在柴火空间成立之前,潘昊就喜欢“折腾”,而且不仅仅为自己。
 
  2010年,潘昊前往美国,参加了全球最大的DIY爱好者聚会——Maker Faire。期间,他参观了Mitch Altman(美国“创客教父”)的创客空间Noisebridge(创客空间:具有加工车间,工作室功能的开放实验室),深受震撼。
 
  因为国内创客氛围较弱,矽递科技成立之初主要面向海外市场。那么,为何不将这样的形式引进中国,给国内创客提供释放创新激情的场所?
 
  如果说,把所有创客群体比喻为金字塔的话,最底层的一群人是纯玩儿的人,中间一群人能做出小众产品,而最顶尖的人群,可能会做出一些大众产品,从而转型为一家创业公司。
 
  在潘昊看来,创客空间则是培养金字塔的根基,培育创客精神的土壤。
 
  回国后,潘昊直接把旧办公室改造成了创客空间,取名“柴火”,寓意为“众人拾柴火焰高”。
 
  来到柴火空间,里面陈列着一些基本的原型开发设备,如3D打印机、激光切割机、电子开发设备、机械加工设备等,作为创客们开发产品的基础硬件支持。除此之外,还有许多国内外的创客产品,以及矽递科技的开发套件。
 
  为发挥柴火空间的平台作用,潘昊会定期举办各种聚会、工作坊和知识分享会。让创客们聚在一起,分享彼此的观点和创意。很多人在柴火的平台上找到了兴趣相投的人,然后共同去完成一个项目。
 
  如今,从柴火空间里,已经成功走出过许多初创项目。例如:一款叫做“脑电波控制飞行球”的项目,已经在Kickstarter网站上(国外著名众筹网站)筹得了1万美元的启动资金。这个项目很有趣,只要集中注意力,这个球就会“呼”地飞起来。除了能当玩具之外,也可以作为神经科学的入门科普器材。
 
  对于这类优秀的项目,柴火创客空间还会介绍投资人,协助他们进行供应链资源的对接。
 
  柴火空间实行会员机制,不同级别的会员享受相应的空间开放时间、使用工具和材料、参加工作坊等。成立三年以来,在柴火空间注册的创客超过千人。随着影响力的扩大,现在,柴火空间成为很多美国创客来到深圳的第一个落脚点。
 
  做入门创客的“孵化池”
 
  目前,像柴火空间这样的创客聚集地,在国内已不下20余个。不过,与其他创客空间相比,柴火空间更注重Zero-to-maker(即入门创客)这个群体,为一些对创客兴趣浓厚和想成为创客的人提供参与的途径。
 
  在柴火空间负责人廖巍看来,其实,中国各地涌现的一些制造飞机、汽车的民间科学家,就已经算得上是早期的“创客”了,只不过那时还没有这个概念。但为什么真正的创客运动能在美国兴起,却没有在中国生根发芽?
 
  因为教育思路和经济基础的不同。美国创客做项目的出发点,往往是创意第一,好玩儿,为了解决某个问题,或者实现某个想法,一开始并没有太多商业诉求。正如乒乓球在中国的普及程度一样,动手能力在美国颇有群众基础。廖巍认为,只有打牢基础,才能从中产生一些真正有创意,甚至可以产生经济效益的好产品。
 
  但现实是,创客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国人“玩滥”了。“在中国,当创客就等于创业,这样就失去了创客精神,所有人都直接奔着摘果子去了。”廖巍感慨地说。当玩儿的过程被省略后,就不可能诞生真正有市场价值的产品。
 
  所以,柴火空间立志成为做好项目的“孵化池”。凡是到柴火空间来的人,都没有年龄、专业、身份的限制,除了工程师、设计师等专业人群以外,还有一群非创客的普通人。例如:小学生都可以在柴火空间里学习焊接和编程。
 
加入收藏
分享: